化工字典查询,输入关键词:
-->首页\化工资讯\乙二醇产业陷产能过剩窘境 "两条腿"走路才能行得稳
  
乙二醇产业陷产能过剩窘境 "两条腿"走路才能行得稳

  2019-07-09 字体:【大】 【中】 【小】

面临产能过剩窘境

据了解,我国乙二醇90%以上用于生产聚酯产品,乙二醇价格波动时刻影响着下游聚酯企业的生产与经营。6月中旬,期货日报记者跟随大商所调研团走访了浙江地区多家聚酯生产工厂和主流贸易商,详细了解了产业链上下游目前的生产、销售和库存情况以及企业生产经营心态和对后期市场走势的看法。

A 新产能集中投放 行业可能面临重新洗牌

目前,乙二醇行业面临产能过剩的窘境。受到近年来乙二醇各种生产工艺产能扩张的影响,尤其是近几年中国煤制乙二醇发展迅速,而下游需求难见起色,再加上港口库存高企,今年3月中旬以来,乙二醇期货价格结束反弹,转入单边下行走势,1909合约从5483元/吨年内高点跌至最低4314元/吨后,近期呈现低位窄幅振荡格局,围绕4400元/吨上下波动。

期货日报记者从调研企业了解到,目前无论是乙烯法制乙二醇企业还是合成气制乙二醇企业,都面临着全行业产能过剩、供过于求的压力。尽管如此,各生产企业仍保持高负荷运转,以市场换利润,应对国内井喷的产能增长和国外进口货源的竞争。

对此,荣盛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荣盛石化)相关负责人表示,乙二醇生产企业主要考虑综合利润,而非乙二醇单一生产线利润。如果乙二醇生产企业停产,那么原料乙烯库存的销售将会很困难,因为乙烯的流动性比较差,全亚洲的乙烯船仅有20多条,单独卖乙烯并不划算。此外,乙烯链条中80%的利润来自聚乙烯,20%的利润来自乙二醇,除非整个乙烯下游没利润才可能考虑停产。他认为,虽然目前煤制法利润不好,但为了保持现金流和客户关系,企业可以优化生产,却不太可能停产。

有业内人士分析,目前乙二醇供给过剩只是刚刚开始,真正的挑战还未来临。未来5年,全球乙二醇产能将迎来大幅增长。国外方面,中东和南亚等都有不少大型项目上马,这些装置多选用廉价的乙烷为原料,国际竞争力较强。国内方面,2019年有600万—700万吨年产能计划投产,2020—2025年计划投产的项目年产能达到1500万吨。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乙二醇所有路线总产能达到了1054万吨。到2022年,如果目前国内规划的乙二醇各种路线装置能按照实际规划投产,届时乙二醇产能将达到3058万吨,而2018年中国乙二醇的表观需求量为1668万吨,预计2022年达到2024万吨。

“随着页岩油的开发,海外天然气制法的产品将会增多,并且这种制法具有明显的成本优势,未来乙二醇市场的竞争格局为煤化工、大炼化、海外气头三种制法,乙二醇行业或面临重新洗牌。”荣盛石化相关负责人表示。

“随着全球乙二醇产能的过剩,我们现在采购原材料时,跟国外供货商谈下来的价格幅度是比较大的。”荣盛石化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上游石化企业的议价能力在减弱,下游企业的议价能力则逐步增强

港口的库存高企 聚酯企业缺乏备货动力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6月27日,华东主港地区乙二醇港口库存约125.1万吨,环比上期下降5.7万吨。其中,张家港库存为81万吨,较上期减少4.9万吨;上海及常熟库存为16.9万吨,较上期增加2.6万吨;江阴及常州库存为10.3万吨,较上期增加0.8万吨;太仓库存为9.3万吨,较上期减少1.8万吨。虽然近期库存略有下降,但125万吨仍为近5年来的峰值。

在调研中,宁波杉杉能化公司聚酯部主管朱超也证实了这一点。“6月初,乙二醇港口库存曾达到近年来最高143万吨,当时基本没有罐容了。6月以来,随着煤质复产的推迟,台湾南亚约6万吨合约不断减少,以及聚酯开工负荷提升,港口出现了去库存的现象,目前库存降到125万吨,但仍处于历史高位。”他告诉期货日报记者,7月初,随着大陆煤质开工负荷提升,台湾南亚复产,库存仍旧会回到缓慢累库的状态,预计本周四港口库存会回升到130万吨。

高库存影响了乙二醇市场价格,下游企业的备库策略也相应作出调整。“对于乙二醇这样高库存、高投产的品种,下游聚酯工厂是缺乏备库动力的,一方面是因为市场上并不缺货,工厂拿货补库比较容易;另一方面是工厂对乙二醇未来价格不看好,会担心库存保值问题。”上海半夏投资管理中心研究员黄威霖解释说。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荣盛石化、恒逸石化等大型聚酯工厂的乙二醇备货一般在20天左右,而浙江天圣化纤公司(下称天圣化纤)、浙江佳宝聚酯公司(下称佳宝聚酯)等中小型企业的乙二醇库存一般维持在3—4天。

朱超分析说,现在乙二醇现货仓储费是每天1.5元/吨,一个月的费用是45元/吨,资金利息每月为20元/吨,存货半年需要400多元/吨,如果看不到明显的去库存,在高库存的情况下,持有乙二醇成本太高,所以工厂和贸易商囤货意愿不强。

此外,聚酯企业近期利润下降也是企业备货积极性不强的重要原因。目前聚酯工厂产成品库存不高,聚酯的库存转移到了织造市场。企业利润方面,荣盛石化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1—3月聚酯企业生产利润较好,但4月以后虽然乙二醇价格持续走低,但由于原料PTA价格大涨、聚酯下游需求放缓等原因,聚酯企业利润大幅缩减甚至出现亏损。

C 供给端尚未改善 多数企业看淡后期市场

在调研中记者了解到,企业普遍认为,乙二醇整体处于供给过剩的阶段,并且这种状态是持续的,一直没有改善。未来,随着乙二醇新产能投产以及下游持续的负反馈,叠加6—7月传统淡季的压力,今年三季度和四季度的压力可能比去年更大。

天圣化纤相关负责人向期货日报记者描述说,由于前期下游经编产能扩张严重,今年纺织市场偏弱,近期的两次高产销是由于上游原料涨价带动了下游的拿货热情,其余时候以刚需采购为主。对织造市场来说,当下最大的问题是坯布库存的高企,而这对于企业来说并非不可接受,织造企业的利润依然可以维持开工,短期内预计不会有大规模停车,所以织布成品库存未来大幅的去库存要期待终端订单的走强。

同样,佳宝聚酯相关负责人对下游消费也不太看好。“7月即将进入销售淡季,坯布库存很难减下去,但终端还能抗住。”该负责人称,下游织造企业产能不断扩大,以前按照预期需要提前生产,现在产能大了,随时可以满足订单需求,所以订单不会再提前下达,而是有需求才会下单。此外,目前部分出口订单减少,而前期备好的出口产品难以转内销,产品不断积累,库存升高。

在朱超看来,短期乙二醇期现货价格大幅反弹比较困难。虽然当前聚酯工厂产品绝对价格较低,但聚酯工厂在价格反弹的时候愿意主动去库存,表示对下游比较悲观。

不过,据恒逸石化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聚酯产品国内及出口方面蕴藏着机遇。

内需受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家纺,从之前的房地产开工数据来看,未来竣工的较多,房地产带动的家纺需求会环比走好;二是服装,下半年秋冬装整体用料量大于上半年,对聚酯的需求环比转好。

D 期货价格发现功能初显

新产能集中投放,而下游需求不见起色,加之港口库存高企,乙二醇价格一路下行,产业面临重新洗牌。2018年12月10日,乙二醇期货恰逢其时的上市给行业提供了新的避险工具。在此背景下,产业链企业利用期货工具管理经营中的风险显得尤为重要。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乙二醇期货上市以来成交规模稳步增长,市场结构日趋合理,在化工市场“初露锋芒”。今年上半年,乙二醇期货日均成交量、日均持仓量分别为21.72万手、24.22万手,在同期大商所化工板块中占比25%、21%,累计参与交易的法人客户数近3000家,法人客户日均持仓占比49%。6月乙二醇期货顺利完成首次交割,参与交割的客户覆盖了上中下游的生产、贸易和消费全产业链,产业客户积极参与。截至6月底,乙二醇期货已经完成15万吨的交割量,各项制度经过了市场的检验,实现了平稳开局,并已逐步走向成熟。

从期货价格走势看,乙二醇期货上市以来,价格呈现波段式下跌,这很客观地反映了乙二醇市场供给严重过剩的事实。乙二醇期货1906合约的基差均值为-49元/吨,不到合约均价的1%。乙二醇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从年初的5084元/吨降至6月底的4445元/吨,降幅为13%。Wind数据显示,同期国内现货价格跌幅为15%,期现货价格走势高度相关。这些都说明期货市场很好地反映了现货市场变化,期货价格发现功能初显。

据相关人士介绍,乙二醇期货上市以来,产业客户参与期货交易的热情高涨。乙二醇生产企业在积极尝试使用期货工具,中海壳牌还申请设立了乙二醇交割厂库,中下游客户更是乙二醇期货市场的主力参与者。远大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下称远大能源)烯烃事业部总经理戴煜敏告诉记者,在期货市场中,产业客户可以通过期货工具实现很好的库存管理、价格管理。

“在价格下跌过程中,产业链上游企业可以通过套保锁定利润,特别是在供给过剩的状态下,通过远期升水结构可以很好地实现生产套保;中游贸易商可以灵活实践基差交易,对于库存或者合约可以做出卖出和买入套保;产业链下游聚酯企业可以利用远月合约贴水优化原料成本,并锁定订单的原料成本。”戴煜敏认为,乙二醇期货上市以来,价格呈现波段下行走势,充分反映了市场供给严重过剩的市场结构,同时为产业提供了更高效、更安全、更规模化的市场渠道。产业客户积极参与乙二醇期货交易,为市场提供了更多的流动性,更推动了聚酯产业的升级,提升上中下游企业的风险防范能力,使得实体与金融的结合更紧密。

据记者了解,远大能源作为乙二醇市场的主要贸易商之一,需要常备大量的乙二醇库存为终端聚酯企业稳定供货,但在近期供给严重过剩、价格不断下跌的大环境下,常备库存会造成企业较大的亏损。得益于乙二醇期货的上市,公司在乙二醇期货1906合约上卖出套保,保护了库存价值,减少甚至避免了损失,提升了服务实体产业的信心与能力。此间,公司还尝试参与了乙二醇期货1906合约的卖出交割。

华泰期货乙二醇高级研究员余永俊也表示,目前中下游企业参与期货较多,主要是因为他们在乙二醇期货上市之前就已经有比较丰富的期货参与经验。基于产业整体的期货工具运用环境,未来产业企业参与乙二醇期货的前景非常乐观,乙二醇具备成为化工明星品种的潜力。

随着企业对乙二醇参与和熟悉程度不断提升,期货价格的影响力也日益彰显。中信期货研究部许俐告诉记者:“国内市场对进口乙二醇的依赖程度依然较高,目前进口货一般是跟国外大的供应商通过签订长约的方式采购,下游聚酯企业对乙二醇定价比较被动。”

据许俐介绍,乙二醇期货上市给聚酯企业提供了一种新的定价选择,同时还能够通过套期保值的手段发挥套保避险的作用,市场信息也更趋于丰富和透明。产业客户通过期货对乙二醇的趋势研判更精准,便于库存管理和利润管理。比如,企业看弱乙二醇市场,可以通过卖出期货进行价格保护;后期价格低位看涨时也不需要耗费大量资金囤现货,只要做多期货即可实现利润锁定。总之,用期货和现货“两条腿”走路后,乙二醇企业的前行步伐更稳健。

(期货日报)
| 首页 | 联系我们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9 粤ICP备08119708号